年满70周岁的人,法院一般不执行死刑

摘要:这次废除的13个罪名的死刑,主要针对非暴力的经济性犯罪,大多数是发案率低的犯罪,废除后不会引起社会治安的震荡,不会危及国家安全。经济性犯罪中规定有死刑,其实隐含着某种物质利益高于人的生命价值的法律判断,这是背离现代刑事司法文明的。 [详细]

摘要:就死刑问题而言,即便是暴力犯罪,保留死刑作为一种威慑力量,并无统计学或社会学的资料可以佐证其正当性。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周光权认为,还应该考虑进一步削减死刑,如集资诈骗罪、组织卖淫罪、运输毒品罪等。更有学者觉得,目前刑法中30多个不用或者少用的死刑罪名,可以一次性废除,消减死刑的步子可以迈得再大一些。 [详细]

摘要:不少学者呼吁,有期徒刑最长15年,数罪并罚最长20年的刑罚,太过短暂。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曾主张,设立20年、30年以上的长期刑,以逐渐减少死刑。 [详细]

摘要:司法实务界不少人士对延长刑期的方案持反对意见。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高明暄认为,如果现在让整个刑罚体系趋向严厉,不符合目前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。清华大学张明楷教授也不同意把刑期延长,他认为刑期延长是一种精神折磨。 [详细]

蒙古、墨西哥、危地马拉等规定60周岁以上不得执行死刑,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规定65周岁以上不得执行死刑,苏丹规定70周岁以上的人不得执行死刑,我国台湾地区规定年满80岁的人犯罪不得处死刑(也不得处无期徒刑)。 [详细]

摘要:支持者认为,使得冰冷的刑法有了一层人道主义和矜老恤幼的文化温情。早在《唐律》中就有规定:“九十以上,七岁以下,虽有死罪,不加刑。”即凡九十岁以上,七岁以下,不论犯任何罪,一律不负刑事责任。明朝除了规定90岁以上不加刑外,还规定,年龄在70岁以上、15岁以下及残疾人,凡犯罪被流放的,可以拿钱抵罪。 [详细]

摘要:反对者的一个重要理由,是“75岁免死”或导致老年人犯罪数量上升。但这一说法也因为只有判断没有论证而遭受批评。另外,参与修改的专家高铭暄、赵秉志、曲新久等人建议“已满75岁的人,不适用死刑”中的“75岁”应修改为“70岁”。 [详细]

摘要:支持者称,取消贪腐犯罪死刑有利于国际刑事司法合作,也是刑罚比例性原则和刑罚人道化的要求。他们认为,取消贪腐等非暴力犯罪的死刑,有利于我们营造一种宽容、人道的法治文化,为最终彻底废除死刑创造条件。 [详细]

摘要:反对者认为,贪腐犯罪所侵害的是公共利益,与其他经济案件相比,危害更广,影响更恶劣,造成的损失往往也是一般经济类案件难以企及的,所以短期内不宜纳入“免死名单”。假如废除了贪官死刑,无异于摘下高悬于贪官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让贪官们从此无所畏惧。加之目前司法腐败比较严重,担心某些贪官不被判处和执行死刑,就会通过种种不正当的关系,很快被放出来。 [详细]